Larkspur

静默而温柔。







||APH/FGO
||长弧中月更可能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知念_残骸百景。:

右番薯:



叹息一声。
还是转吧。




让更多人看看。




然而.....国情.....算了还是不多说了....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晚上九点多出货!
上次想抽黑贞歪出了俄里翁,怎么说都是第一个五星qwq我也是有ssr的人了?
小号来了一发十连,在经历了前九个的打击后我在彩光中看清了他的脸……闪厨彻底爆炸(* ̄3 ̄)╭♡



另外吐槽。一个月的小号特异点F都没过从者五个四星一个五星礼装四星数不清两个五星……为什么大号非得要死小号这么欧?这是逼我放弃大号??

[APH/独伊]Mystery(1.2)




#大概是中长篇
#慈善家独×艺术生伊
#年龄操作有


1.
路德维希时隔两年后终于再次见到了费里西安诺。
没有人为他带路,他却轻而易举地在一间空教室里找到了费里西安诺。彼时,伴随着轰鸣的雷声,少年手握画笔,十分用力地在纸上描摹所画景物的大致形状——他所画的是窗外的那座圆顶教堂。
路德维希在绘画方面仅是个门外汉,但在看到那幅画时也心下惊叹。他才马上要满十六周岁吧,竟然能画出这么棒的素描,果然当年让他去学美术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再度看向费里西安诺。后者依然在专注地绘画,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也不忍心打扰如此专注的他,便一直站在门外凝视。可少年的感官如同猫咪一样敏锐,路德维希挪动了一下脚步时他立刻就回过头去,蜜糖色的双眸泛着冷静的光。
“啊,抱歉,是我打扰你了吧?”
“不,并没有——”
费里西安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低垂下眸子,眼中的情绪逐渐消散,亦或是被深埋于眼底。再一声雷声过后,他轻轻抬起头,露出一个比女孩子都要甜美几分的微笑,蜜糖色的双眸都眯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您就是老师所说的贝什米特先生吧?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呢——”

2.
费里西安诺是路德维希两年前资助的一个孩子。他的父母意外双亡,后被送入孤儿院,在来到孤儿院的第二个年头,他遇到了来意/大/利度假的路德维希,从此他的人生轨迹便完全变了样。
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当地艺术学院的一名学生,没有接触过美术教育的他却比谁都更具有美术天赋,这些都是路德维希从老师那儿听来的。他回到德/国后便不怎么再收到从意/大/利来的消息了,费里西安诺的消息也从一个月一次变成几个月一次。这次他来意/大/利,也是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并不是为了费里西安诺。
所以他感觉有些对不起他,打算把费里西安诺接过来和他一起住。
马上就是暑假了,正好有时间给他们两个人共处。路德维希和老师说明了情况,将费里西安诺接出了学校,请他到他最爱的甜品店去吃蛋糕。
“路德你为什么会来意/大/利?老师和我说你在德/国的工作很忙的。”
费里西安诺正在费力地消灭面前的草莓慕斯,却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他。路德维希无奈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啜饮一口后向他解释:“我还没有告诉茨温利老师。我现在的工作调动到了意/大/利,现在有了一个月的假期。正好你也要放暑假了,我接你去家里住。”
“哎?真的可以吗?”
蜜糖色的眼眸睁得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可爱模样。路德维希很久没见过如此天真可爱的孩子了,他不禁勾起唇角,拿过一旁的餐巾纸为他擦了擦唇边沾染的奶油,“是真的没错。”
从二十岁起他便资助了不少孩子,贝什米特家的家风即是如此,去世后捐出一部分财产去资助孩子们是父亲的期望,他和哥哥便如此做了。可是只有这个孩子,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能够令他如此在意,甚至说从心头滋生出一种怜爱。
兴许是因为他亏欠了他吧。


TBC.


我回来了,带来了一个总体来说有点狗血的连载◝(⑅•ᴗ•⑅)◜..°♡
嗯这篇文的设定表面是这样的没错可实际上我想让他们两个嘿嘿嘿(←别想歪)
估计会写到暑假,暑假之后就弧掉了,或许就真的只有段子发了
希望你们能接受我的短小x一周保底一更吧,明天兴许也能写真是太棒了xx爱你们(笔芯)

今天没更新,以后也不保证( ・᷄д・᷅ )
三次遇到了超难搞的事,被班主任和别的家长连番炮轰,我也很无奈呀。
等我回来就开个连载,我保证。
没有更新放张家里欧豆豆的盛世美颜,私心起名叫Veniziano(´///ω/// `)

[APH/独伊]光芒

#独×伊娘
#延续上个设定 私设如山

路德维希是个身高一米八零肌肉结实性感的运动型男生,可他对于走夜路这种事极其无奈。
并不是他怕黑,真正的原因很简单。
“夜盲症?唔,应该多吃点胡萝卜呢。”同班的卢西安诺听路德维希说完话,一边嚼着便当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他的问题。见他目光有些涣散,夹起一筷子胡萝卜丝就往他嘴边喂。
“瓦尔加斯……”
“好啦,张嘴♡”
“别闹了。”再闹的话爱丽丝看过来可怎么办啊。
卢西安诺一眼就看出他心中所想,刻意大声地拖长调:“喂,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我的傻妹妹吧——追她的男孩子很多的哦,不快点下手的话……”
“我是在跟你讨论一起回家的事而不是爱丽丝。”
“你这个人真是无趣极了。”
路德维希突觉胃疼。
“简单来说,希望今天晚上我们能做个伴。我没带手机,现在也不可能会去取,身边也没有什么可以照明的东西,而今晚是全城的路灯检修……”
“好啊,那就一起吧。正好爱丽丝和别的女生一起走。”
如果爱丽丝和他一起走的话,他还能再揶揄路德维希几句的。不过啊他还真是蛮可怜的,表哥表姐都修学旅行去了,留他一个人照看家里,要不然……把他接过来?正好丽蓓卡的房间还是空的。
卢西安诺把心里的算盘敲得噼啪作响,笑得像是只笑面虎。
很快便到了夜晚的放学时刻。由于晚自习的缘故,他们离开学校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即使是夏天夜空也是漆黑一片,不被任何颜色沾染,纯净无比的黑。
当然,在路德维希的眼里是这样的,别人是如何感受他不甚清楚。
“可要抓紧我的手噢,不然一会儿你就被人流冲走了也不一定。”
路德维希抓住卢西安诺那只冰凉的手,跟着他一路向前,在夜晚变得意外灵敏的听觉告诉他后面有人紧紧地跟着他们。
是谁呢?
他没回头去看。放学时分人太多,凌乱的灯光晃得他眼睛生疼,他回过头也看不见。后面的那个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背包里的东西碰撞作响。
“你在做什么呢,爱丽丝?”
路德维希身子一僵。
“没什么……太黑了,我在找手电筒。……好了。”
手电筒不甚明亮却柔和的光打在他脚下。

Fin.

走夜路时我的真实反应┐(´~`;)┌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赶得有点着急了质量粗糙。

[APH原女/Alfred]睡过头的场合

#研究生情侣设定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起床气特别大,强行把我叫醒的话我会像只刚刚炸掉的气球一样瞬间急眼。
所以。
“阿尔弗雷德,已经有了上次那一回所以这一回我肯定不会再饶了你了。”
“可是不起来一定会被史密斯教授骂得狗血淋头的啊QAQ你忘了今天有高数课的吗?”
“我!不!管!”
将整个人紧紧裹在被子里,我相信一时半会儿他对我这个“被子球”是束手无策的,毕竟这招我都用了二十年了。果不其然,他没能把我拽出来。
“呐,Hero好冷……”
“……”
“Hero还没穿衣服,你就这么忍心把Hero赶出被子吗?”
“去找件衣服不就得了。再说了我也没穿,冷。”
金发蓝眼的美/利/坚大男孩扁起了嘴,拿过手机解锁点开界面,放在被子球前。他知道我看得见的,星期四第一节课,七点半至九点半,微积分。
妈的上个几把高数。
最后我还是妥协于高数的威力,松开抓住被子角的手,手脚活动了几下被子球就被拆开了。头顶被那个讨厌鬼戳了两下,我转过头去瞪他。
“不想去Hero可以请假的……”
“不用了。我可不想缺课扣学分。”
其实也不是怕被扣学分或是被教授数落,只是因为你最喜欢的科目是高数,我想和你一起听而已。
我才不信它这么有魅力,你抱着我睡觉时还在说着关于做题的梦话。

Fin.

我怕是要做一段时间的失踪人口了……偷偷用母上手机更一发原女。好久没写原女了,好钟爱这样的日常。
以后或许也会发一些自戏什么的,费里西的菊fafa的还有眉毛子的( ͡° ͜ʖ ͡°)✧

眉毛子自戏x

米英向/
新人请多指教/

我一直认为我是对很可爱的眉毛,而且很特别,毕竟一般人都没有像我一样的眉毛。
可是,这只是我认为而已。
“哈哈哈哈哈——一段时间不见亚蒂你的眉毛又粗了啊!是最近熬夜工作累的吗?”
我听到那个汉堡混蛋这么说。哼,汉堡混蛋!混蛋混蛋混蛋!和柯克兰吵架那么长时间,这个月第一次见面就讽刺他,你是不是想注孤生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上你的!
如我所料,柯克兰没有回答他,沉默着走进会议厅,与往日一般优雅。他总是这副沉着冷静的样子,令人心生仰慕,包括我也是。
我很荣幸能成为他的眉毛子。
突然,他抬起手来,很轻很轻地抚摸着我的身体,似是在安慰,也似是在惋惜。
“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想和好就……哎。”
嗯,我不懂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毕竟我还没找到能够和我共度一生的眉毛子,对于这个我评价不能。

我写的爱丽丝可能是有些欧欧西,但是套入独×伊娘学院paro时抱着的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她看上去是温柔且平易近人的大姐姐,但在比二十岁更年轻的年纪里,应该也是想要成为被保护的角色吧。

校园AU独×伊娘设定

现代校园AU 独×伊娘
双向暗恋设定
关于看似普通实际上却闪闪发光的意/大/利少女和闷骚却有别具一格温柔的德/国少年
路德维希×爱丽丝
卢西安诺×莫妮卡
爱因斯×丽贝卡
瓦尔加斯家:爱丽丝 卢西安诺 丽贝卡(卢西安诺和丽贝卡是亲姐弟设定 爱丽丝是表亲 卢西安诺与爱丽丝同班 丽贝卡在高一届)
贝什米特家:路德维希 莫妮卡 爱因斯(路德维希和莫妮卡是亲姐弟设定 爱因斯是表亲 莫妮卡和爱因斯同班 和丽贝卡是隔壁班同学关系)
莫妮卡是看似高冷实际上和路德一样闷骚的大姐姐设定x
爱因斯是贝什米特家的不良少年 虽然看似不靠谱实际上给人很大安全感 对女生没兴趣(除丽贝卡(原谅他是个性冷淡))x
卢西安诺是典型小恶魔潜质 良好的助攻 然而对于自己的感情问题很难解决x
丽贝卡是性格急躁火辣的大姐姐 战斗力惊人 可以说是瓦尔加斯家武力值最高的一位 和爱因斯拌嘴是习惯了的日常x